劳动者以公司擅自调整其工作岗位要求支付经济补偿金,公司以合法行使用工自主权抗辩成功

发表时间:2016-08-14 14:33
浙江省温州市瓯海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浙0304民初2995号
原告:龙XX,女,1987年11月20日出生,汉族,住湖南省茶陵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洪XX。
被告:温州XXX贸易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林XX,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科召
委托诉讼代理人:孙克。
原告龙XX与被告温州XX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XX公司)劳动争议一案,本院于2019年4月15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龙XX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洪XX,被告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周科召、孙克到庭参加诉讼。双方当事人申请庭外和解的期间,不计入审限。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龙XX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被告向原告支付2018年12月1日至2019年1月2日的工资4373元;2.被告支付原告经济补偿金31500元(4200元/月×7.5个月=31500元)。事实和理由:原告于2011年9月进入被告处从事行政助理的工作,当时双方约定月工资2200元。2018年3月,原告担任行政助理兼前台一职,至今工资已调整为每月4200元。被告于2012年10月份为原告缴纳社会养老保险,原告所提供的银行流水凭证显示工资虽为3833.5元,但应是扣除社保费用366.5元,所以温州市瓯海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瓯海劳动仲裁委)认定原告月工资是3833.5元是错误的。原告一直在上述工作岗位工作长达7年多之久,在工作上几乎未出现过过失,但是被告却无任何理由将原告调离原工作岗位,更换到另一工作地点做仓库工作,只是口头称工资不变,但工作内容完全变更,工作地点也距申请人现在的住所地非常的远,工作时间也延长了,瓯海劳动仲裁委仅凭被告单位的个别员工的证人证言就认定被告没有变更工作条件也是不符合客观的。被告在微信多次表示不换岗就让原告自己另找工作,不换岗是没有工资的,原告认为这些明确的表示已经可以足以认定被告要解除与原告的劳动关系,原告认为被告已违反了劳动合同法的规定,未经原告同意,变更了申请人的工作条件,被申请人应当向申请人支付经济补偿金。原告现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特诉至法院。
被告XXX公司辩称,1.劳动仲裁裁决书的内容是正确的,龙XX的月工资应当按照扣除社保费用后支付,被告已经按照劳动仲裁的裁决书向原告支付了劳动报酬,社保费已缴纳至2019年1月。2.龙XX因工作失误给公司造成了损失。2013年10月至2014年4月,龙XX向离职人员乔XX发放工资,造成公司损失16200元。3.龙XX是因怠于履行工作职责屡教不改,在工作期间多次无故离岗,给工作的派件不能及时传达,以及不能很好的完成客人的招待任务,公司及相关的同事多次告诫龙XX,按照公司手册,公司有权将公司员工调至公司其他的岗位,且经龙XX签字确认,因此公司对龙XX的工作表现作出合理安排。4.调岗后的工作是仓库文员岗位,工作内容及工资与原来基本相同的,只有工作地点不相同,原告其在诉状上所称的住所与事实不相符,因为龙XX及其家人都是住在公司安排的宿舍中,该行为已经违反了公司的制度手册。5.龙XX要求公司支付经济补偿金是于法无据的,龙XX在未与公司解除合同的情况下,开始在1月2日下午不打卡,在旷工十余天后,公司已通过微信及宿舍张贴相应的通知,按照劳动法的规定因其严重影响公司的规章制度,与其解除劳动关系。6.公司还为其垫付了2019年1月的社保单位应缴部分及个人部分,以及在离职后没有到公司上班期间,也是居住在公司的宿舍中,按照公司实际的住宿租金应支付1500元。综上所述,因此希望驳回原告龙连珍的诉请。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1年9月,原告龙XX进入被告XX公司从事行政助理的工作。2018年3月,原告岗位调整为担任行政助理兼前台,月工资为4200元。2018年12月初,被告以原告不能胜任工作为由,通知原告岗位将其调整为仓库文员,工资不变,原告不同意被告的调岗安排,仍在原岗位工作。2018年12月11日,原告龙连珍向温州市瓯海区景山街道劳动保障监察中队投诉,主张被告未经协调擅自变动原告工作岗位,存在变相辞退。同年1月3日开始,原告拒绝到新岗位工作,因无法在原工作地点考勤,不再到被告卡聂高公司工作。1月14日,被告向原告发送通知,主要内容为:龙连珍,由于你从2019年1月3日起至今,在未经公司允许的情况下,无故连续旷工多日,你已严重违反公司的规章制度,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现通知你于3天内到公司报到,逾期不至,即视为你自动申请解除劳动合同。被告XX公司为原告缴纳社会保险费至2019年1月,原告个人承担部分为366.54元。
后原告向温州市瓯海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裁决:1.被告向原告支付2018年12月1日至2019年1月2日的工资4373元;2.被告支付原告经济补偿金31500元。该委于2019年4月9日作出浙温瓯海劳人仲案〔2019〕4号仲裁裁决书,裁决:一、被告卡聂高公司于本裁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龙连珍4009.75元;二、驳回原告龙连珍的其他仲裁请求。后被告于2019年4月10日向原告转账支付4009.75元。
以上事实由原、被告的陈述以及原告提供的投诉协调处理表、社保记录证明、银行转账记录、打卡记录、微信聊天记录、微信群聊记录截图、通知、仲裁裁决书,被告提供的XXX员工手册、阅读声明、原告与同事QQ聊天记录、原告与上级李XXQQ聊天记录、被告公司微信群聊天记录、员工处罚单、QQ聊天记录通知及通知送达的照片、中国农业银行个人交易明细,浙江省社会保险参保证明、房屋租赁协议(景山)、中国农业银行转账记录、宿舍租赁协议(娄桥)、中国农业银行转账记录予以证实。另原告提供的打卡时间表、办公室员工绩效考核标准、月度汇总表、出勤考核表未加盖被告公章,且被告质证认为对其真实性有异议,本院不予认定。被告申请公司行政经理李XX、接待主管付XX、内勤主管邓XX出庭作证,以证明原告存在多次无故离岗并怠于履行工作职责的事实。结合被告提供的QQ聊天记录,可以证明原告在工作中存在多次无故离岗、履行职责不到位的情况。
本院认为,根据原、被告双方的诉辩意见,本院对争议焦点确定并评析如下:一、关于原告请求被告支付2018年12月1日至2019年1月2日的工资的问题。原告月工资4200元,每周单休,1月出勤应为26天,被告应支付原告工资4361.54(4200元+4200元÷26天×1天)。被告已为原告缴纳2018年12月社会保险费,应扣除原告个人应承担部分366.54元,需支付3995元。被告在收到仲裁裁决书后已向原告支付4009.75元,原告主张被告支付工资,本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原告主张经济补偿金的问题。原告主张被告未经原告同意,变更了原告的工作条件,应当向原告支付经济补偿金。因原告在工作期间不能胜任工作,被告将其工作调整为仓库文员,调整后的岗位工资与原岗位相同,工作内容为文员类工作,工作地点在温州市瓯海区境内,仓库主要储存酒类产品,同样提供住宿,仓库虽无工作餐,但提供每月300元的餐费补贴。岗位调整不具有侮辱性和惩罚性,对其他劳动条件未作明显不利变更。原告不服从公司的调岗安排,于2019年1月3日开始不再到岗工作,属于旷工。本案被告XXX公司调整原告工作岗位,系合法行使用工自主权。原告以用人单位擅自调整其工作岗位要求用人单位支付经济补偿金,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五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四十条、第四十六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龙XX的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10元,减半收取5元,由原告龙XX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员 张伟伟
二〇一九年八月五日
代书记员 周温熙